南平要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南平资讯,内容覆盖南平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南平。
首页 > 通讯 > 16岁少女应聘街头广告遭禁锢卖淫(组图)

16岁少女应聘街头广告遭禁锢卖淫(组图)

2018-01-12 08:44:38 来源:南平要闻网 标签:陶七 我们 她们

16岁少女应聘街头广告遭禁锢卖淫(组图)16岁少女应聘街头广告遭禁锢卖淫(组图)

  要不是一条短信,奉化公安局治安大队徐警官都差点忘了还有这桩事,她万万没有想到,招聘方竟是一个强迫少女卖淫的团伙”几名获救少女说,已经回到老家,跟家人团聚了,所得钱款均被“鸡头”控制,而小青一分钱也都没拿到,在派出所,面对徐警官,莫莫讲述了自己的遭遇,据小青表示,“鸡头”控制的女孩大约有30多个,大多也都是被那些“高薪招聘”广告骗来的,我当时就心动了,也答应了。

  因为两个姐姐在广州做生意,小青半年前就来投奔姐姐,事发之前她在广州某知名饭店做服务员,我们俩被带到了嘉兴,夜里又转到慈溪一家休闲中心,01月12日,小青在途经白云区三元里时,看到了一则招聘服务员的街头广告,对方开出5000元/月的薪水,让涉世未深的她怦然心动,我们当然不同意,这时候他(陶七)不但打我们,还把我们,为让她们屈服,“陶七”他们用拳头打、用脚踢,拿皮带甚至铁衣架狠狠地抽,回想起这一幕,莫莫流下了痛苦的眼泪,歹徒们软硬兼施,用各种手段恐吓、威胁小青,等小青“老实听话”了后,歹徒们就逼其开始接客,有着同样遭遇的,还有敏敏、小梅和娇娇,她们也是以各种理由被哄骗进来的,少则每天接客一两个,多则每天接客五六个。

  本月12日晚上,小青趁歹徒监管松懈之机,借来同被禁锢在一间出租屋的另一名女孩阿芳(化名)的手机(因为阿芳一直较听话,所以歹徒没有没收其手机),发短信给哥哥告知自己被骗的经过,自那以后,她们再也不敢想逃跑的事”小青的哥哥说,这里,是莫莫她们噩梦开始的地方,01月12日,警方根据线索,又将阿芳解救出,一楼有9个房间,最外面一间是“候客厅”,有电视、沙发和麻将桌,墙上还贴有暴露的海报;里面8个房间就是接客用的。

  小青泪述噩梦般的半个月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接客本月12日中午,坐在记者面前的小青回忆起这段噩梦般的经历,她数度痛哭,身边的家人也哭成一团,我们也想过逃跑,可根本没机会,上厕所也有人盯着,打手监视形影不离小青称,负责看管她的男打手皮肤较黑,身高约170CM,年龄20岁左右,有一次,娇娇借客人的手机打电话,被“陶七”他们发现后,把她扔进江里,后来又捞了上来,差点死了,小青刚被诱骗的第一天,刚好来了例假,对方没有对她怎么样,只是威胁她要听话,但到了01月12日,“鸡头”就开始强迫小青接客,去年01月12日,“陶七”带着莫莫她们转移奉化,住进了即将开业的某山庄。

  小青除了吃饭、睡觉,其他时间都在接客,12日那天晚上,我陪客人唱完歌后跟着客人走向停车场,被“陶七”发现了,他把我抓回去打了一顿,要不是我当时心脏病快发作,还不知道什么结果,周边档主兼拉皮条“那些小店表面是经营麻辣烫、桂林米粉等生意,其实也兼拉皮条,而其中一些拉皮条的还经常坐在这些小店向路人搭讪,大概凌晨2点多,她们都睡得很死”小青说,自己接客,其实一分钱也没有拿到,等了一会儿,看没动静,我撒腿就跑!山庄边上都是山,我不敢从正门走,只好往后山跑。

  联系家人逃出魔窟小青遭禁锢被迫卖淫期间,歹徒曾强迫她打过两次电话回家“报平安”,以免她音讯全无引发家人怀疑而报警,但小青支支吾吾的说话反而引起家人怀疑,我本来想一走了之,可不忍心丢下贝贝,如果不救出贝贝,我会很内疚的,01月12日晚,小青趁打手看守松懈之机,借阿芳手机给哥哥发了短信,直至此时小青家人才得知小青被人骗了,当天晚上,“陶七”他们落网后,奉化警方又迅速抽调警力组成专案组,并连夜展开了网上追逃,小青家人回短信表示警方已立案,需见到人才能给钱,目前,9名犯罪嫌疑人均已被批捕,还有1名正在追捕中。

  回到姐姐家时,小青一家人都哭了,一声叹息从受害者到帮凶在被抓获的嫌犯中有个女子,23岁,她叫瑶瑶,原来也是一名受害人,后来却成了嫌犯的帮凶,■对话小青“鸡头”控制了30多个女孩记者:他们是怎么威胁你的?小青:他们要我乖乖听话,同年01月,丁某以游玩为名把瑶瑶从江苏骗到嘉兴,并通过“陶七”卖给了在海宁开洗头店的宋老三,还说要把我的裸照和录像放到网上,把照片及光盘按照身份证地址寄回老家,给我父母看,两个月后,“陶七”盘下这家店,继续强迫她们卖淫。

  我看到他们把那女孩带走时,她怕得发抖,2018年01月以后,瑶瑶开始当起了挂名老板娘,接客的时候很害怕,也很痛苦,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,很恨他们,瑶瑶心灰意冷,慢慢的,她从受害者变成了帮凶,帮“陶七”看管这些女孩,对不服从的痛下狠手,我不愿意,他们就说要寄照片